2016年1月5日 星期二

中時社論、東海大學教授指出 台灣的財政危機!/ 圈養?

你應該看看----
東海大學教授指出
台灣的財政危機!
中央政府6兆的債務
總體24兆的負債
每個人揹450萬債務
=================
施政就像放煙火
高興怎麼放就怎麼放
你又能怎樣?

核安?工安?22K?
負債標高?
人家撈飽了就移民了,
誰理你呢?

悲哀的是
用"圈養"的觀念卻能夠解析很多現象
中國人把圈養發揮得淋漓盡致
高速公路、捷運、高鐵、核電廠、、、
來到台灣,
都是全世界最貴的!

你又能怎樣?


人家
義正詞嚴的說謊
道貌岸然的作假
還在高興地拍手
這不就是 -- 活該!
==================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502000019-260202

中時社論—台灣的財政危機



編輯部
1993年李登輝接任總統的時候,中央政府基本上每年都有財政盈餘,國家整體財政的資產負債表既保守、也堪稱健全。當時台灣的經濟規模(GDP)是 2,315億美元(新台幣6兆1,101億元),經濟成長年增率還有10.4%,而中央政府負債餘額為新台幣5,651億元。中央政府負債餘額僅有GDP 的9.2%。
但是經過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三任民選總統之後,中央政府的負債餘額卻以45度角向上攀升。
李登輝在2000年卸任的時候,負債暴增四倍到2兆4,5901億元,
陳水扁八年任期再增加1兆4千億元,
馬總統至今執政五年,中央政府累計舉債金額已經逼近新台幣6兆元。

也就是說,台灣擁抱全面民主選舉20年,中央政府的債務餘額竟然暴增了11倍
相對來看,這段期間我們社會新鮮人的薪資是衰退的
國家GDP總額從6.11 兆元增加到14.56兆元,只成長了2.3倍;
計程車、升斗小民、攤販的收入,也只有不到一倍的增長。
股價加權指數若以1993年11月的低點4,200 點計算,20年來也就漲了一倍;
這幾年房價上漲最劇烈的大安區、信義區豪宅,漲幅則為3-4倍。
也就是說,台灣的所得、資產、薪資、物價,沒有一項漲幅比得過政府負債增長!

可以說,政府負債的暴增,才是台灣最大、最具危險性的泡沫。

逼近6兆元的中央政府負債,其實只是冰山一角,
還沒有計算 20年前只有不到1千億元,現在卻已經增加到1兆元的縣市政府地方負債。

此外,還要再加上主計處前年公布,
中央政府「潛藏負債」餘額11.6兆元,
地方政府潛藏負債餘額3.3兆元(潛藏負債餘額為法定應給付的退休金等),
我國政府實際的負債餘額已經高達22兆元。

去年立法院爭爭吵吵修訂公債 法,把政府舉債上限提高到GDP的50%,
中央政府為了堵住五都升格、個個都要增加預算的地方政府,還「禮讓」了800多億給地方,中央自己把債務上限 「降至三年平均GDP的40.6%」。

但是這種左支右絀的作帳方式,卻無法掩飾政府債務從20年前的9%,暴增到眼前50%的事實,而且加計無可逃避的退休金後,實質負債已經高達GDP之360%的驚人警訊
這還沒有計算台電公司累計2,000億元的虧損、
核四停工後可能再增加至超過3,000億元的虧 損、
高鐵政府實質承諾的4,000億元債務,
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國營企業與政府基金的負債與累計虧損。

當許多人還沉浸在當年「台灣錢淹腳目」的輝煌大夢之 時,
實際上台灣早就犯上「政府債務腫瘤」的惡性重症。
而且這個惡性腫瘤還在快速擴大之中。

馬英九總統執政的前五年,平均每年要新增 3,000億元的中央政府負債,
一年就要新增等同於兩位蔣總統30幾年的累積總額。

政府收不到稅,每次選舉又開出一堆減稅的政治支票,
從總統到地方首長, 無人敢正視財政惡化的問題,
只想不斷從銀行搬錢來堵住財政黑洞,期望自己不是接到最後一棒的老鼠。

面對快速惡化的問題,財政主計人員個個憂心忡忡,卻下意無法上達。
去年開始用「挪帳」的方式來編中央預算,把國發基金帳下的台積電等長期持股,
轉手賣給退休基金,製造帳面盈餘來虛增收入
最近財政部主推「公公併」,表面上是擴大銀行規模,
實際上藉著兩家公營銀行的合併,又可以創造出幾百億元的帳面商譽,
用以緩解每年3,000億元的財政缺口。

這種飲鴆止渴的作法後患無窮,但是馬總統與各級首長為了政治問題焦頭爛額,
在致力維護政權之餘已經無暇他顧,根本無心思考財政惡性腫瘤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