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9日 星期日

我是「?牌替代役」

我是「?牌替代役」
◎ 嚴向陽
我是一名普通替代役,來自一個生活並不富裕的家 庭。我當替代役已經有八、九個月了,在我的單位,幾乎每個人都肯定我的表現,大家都說我很積極、有禮貌、會主動幫忙他人。他們甚至希望我替代役期滿之後, 可以聘請我為臨時人員,繼續為他們工作,可是我毅然決然地說「不」,並且感謝他們的美意。雖然我在這個單位受到了所有人的肯定,可是這八、九個月期間,可 以說是我人生中自我價值最低的黑暗期。
我在還沒有當替代役時,讀了一些優秀替代役的故事,包括嚴長壽先生那一篇「金牌替代役」,我很想在替代役這一年有所作為,但是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不是在服務社會大眾,而是在「服務」政府機關的公務人員!
我的工作內容是:「幫主管泡茶、洗茶具、掃地拖地、印資料、傳遞公文、澆花、擦玻璃、擦桌子椅子、搬貨等等…」。
我上網與許多其他的替代役交流,大多數人的工作內容與處境都大同小異。
其實我在做這些工作時,我的腦筋是沒有在思考的,這些工作也不需要思考的能力,這時我才發覺,這種不用思考的日子,可能會毀掉很多替代役原本的個性。
可是,我覺得最可怕的事情,竟是公務人員已經離不開有替代役的日子,我曾聽過服務單位的公務員同事熱烈討論徵兵制度,並且非常地反對徵兵制度,因為他們害怕有一天會沒有替代役可以使喚,所有的麻煩事都要親自下去做。我聽到這段對話,背脊整個發涼。
我們的公務體系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每個單位都想要申請替代役?替代役是公務體制外的人力,不能長時間的存在於公家機關,否則公務人員的怠惰程度會一天勝過一天。
在役期快要接近尾聲時,這是我想告訴社會大眾的肺腑之言,希望這篇文章可以做為政府錯誤政策的警鐘。
(作者為替代役男,新北市民)
===================================
圈內?圈外?被圈養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