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5日 星期五

什麼人養什麼鳥 / 幾張白紙 一堆白癡

什麼人養什麼鳥

◎ 愚工
王郁琦號稱「從總統府發言人到國安會諮詢委員,長期參與兩岸和外交政策,對於陸委會的業務其實並不陌生。」王郁琦不認得賈慶林頭像,就如一個人自詡,專門研究毛澤東,卻不認得毛澤東的頭像一樣荒謬。
從 王郁琦不認得賈慶林頭像這個客觀事實,筆者可以大膽推斷,王郁琦平常不看中國的《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與《新華社》等重要媒體。這幾個媒體的新聞報 導,是研判中國政經與社會情勢的重要工具,例如《人民日報》就有一個「高層動態」專頁新聞報導。這些報導就會幾乎每天出現,包括賈慶林在內的九個政治局常 委的活動與圖像。
一個號稱「熟悉中國,熟悉兩岸事務」的人,卻不看研判「中國政經與社會情勢」的重要工具,實在令人無法相信其能有多專業。王郁琦接任新職後表示會「全力以赴」,但從其不認得賈慶林頭像,我們合理懷疑,這種「全力以赴」,必是一種沒有方向的「赴」。
與 王郁琦雷同的是,馬英九的另一個子弟兵殷偉。殷偉平時細數馬英九政治對手的「罪行」時,如數家珍,但被資深媒體人陳揮文問到馬英九承諾的「愛台十二建設為 何?」卻一個也說不上來,我們合理懷疑,這種「愛台」,就是一種沒有真心的「愛台」。這兩個案例凸顯了馬英九的騙術套路。
馬英九口口聲聲說要「苦民所苦」,但從他建議因物價上漲、便當縮水而吃不飽飯的學生:「一個便當吃不飽,可買兩個」,我們可以大膽推斷,馬英九說要「苦民所苦」,其實他完全不關心人民苦在哪裡。
主僕三人的表現,正應了「什麼人養什麼鳥」的俏皮話。「苦民所苦」、「愛台十二建設」、「全力以赴」,都是詐騙人民的話術而已。
(作者為台商)
=============================================
幾張白紙 一堆白癡

◎ 郭明裕
王郁琦是個留美的博士,更是大學的副教授,雖不算是頂尖也是中上,比賈慶林學歷更高,也年輕三十歲,體能、頭腦更比賈慶林棒與新才對。
王郁琦不認識賈慶林,代表博士學歷無用,更凸顯馬英九盡用些蠢才,與共產黨鬥爭能荒唐至此,難怪國共在大陸的談判都那麼容易兵敗如山倒。
論經歷,王郁琦在總統府與國安會也歷練了近五年,而對岸對手賈慶林更不是新人,應該熟識。而王郁琦進入台北市馬團隊顧問之前,賈慶林已在台灣的對岸福建任高官與做統戰工作十年,兩岸談判人才的經歷與經驗優劣立判。
論談判優劣,比的是人才的經歷與經驗,而不是學歷。林中森被馬英九說成是一張白紙,指的就是經歷與經驗不足,如果再加上王郁琦的不認識賈慶林,經歷與經驗不是更差。
林中森與王郁琦的能力如此低劣,照回鏡中的那位馬英九主子,不也告訴我們,他也是很無能,偏偏無能又是王建煊給他的歷史定位。這時在鏡子裡找出來的人,如果不是無能,也會是蠢才,因為同類。世界台商總會長黃正勝大罵,罵得一點也不過分。
台灣何其不幸,選出一位無能之君,把哈佛法學院的臉丟光光,難怪現在的博士也開始找不到工作了,國之將亡學歷當然更無用,台灣人民該醒醒,是罷免的時候了。
(作者為醫師)
=================================================
拔羊毛 吃羊肉

 ◎ 周培瑩
以居住正義之名,實施奢侈稅,以課富人稅之名,修訂了證所稅修正案及二代健保補充保費,這都只是政府找各種名目拚命向人民拔毛,當寒冬來時,人民死了,政府也無感。
以居住正義為名,實施奢侈稅,所以,雙北市就有六千名房仲無頭路,實際上政府收不到什麼稅,但有人民即將餓死,報載一名陳姓房仲一家五口擠在五坪大的房內,存款卻僅剩五十六元,三名稚兒直喊餓,只好低頭向派出所所長借一千元,才能讓妻小有飯吃。

以 課富人稅之名,修訂了證所稅修正案,二○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馬政府強行三讀通過證所稅修正案,財政部長張盛和卻表示,此次稅改影響人數約一萬人,但實際上 是影響了包括九百萬股民及企業員工、券商從業人員近千萬人,張盛和只說出千分之一的真相,股市也因此綠油油一片,股民臉都綠了,出現逃亡潮。至於稅收呢? 今年一至八月證交稅只收四九三億元,減了二十七.五%,創近七年來同期新低。

明年將上路的二代健保補充保費,扣費項目有利息所得、股票股 利、兼差、執行業務及租金所得等五項,只要超過五千元,都得繳交二%的補充保費,然而這些在每年五月申報繳納綜合所得稅時,也都必須申報與繳納,為了免被 政府拔兩次毛,人民利息所得拆單潮湧現,政府不但收不到補充保費,也造成銀行拆單成本約增加三十二億元。同時,股市也因此綠油油一片,逃亡潮再現。
(作者為分析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