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金恒煒專欄_「特偵組」就是「錦衣衛」!?

金恒煒專欄〉「特偵組」就是「錦衣衛」!?
「特偵組」就是「錦衣衛」!?
台灣是不是民主國家?台灣算不算民主社會?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接受媒體專訪,她不只認為台灣是民主的自由社會,而且還是成熟的民主社會。台灣真的是成熟的民主國家?前總統府資政吳澧培一定不同意。

一個多月前吳資政發表文章, 闢頭就點出:「台灣,根本不是民主、法治的國家,一個選舉不公、司法不義的社會絕非民主法治社會。」接著他又表示:「令人擔憂的是,台灣在國際上被視為是 『民主國家』,而許多台灣人甚至民進黨高層也自認是民主國家」,吳澧培斥此為「極度扭曲不實的認知」。可憐的是,一個月後,「民進黨高層」的蔡英文為吳澧 培說法做了註腳。

吳澧培說 自己是國民黨政治追殺的受害者之一,自也是炮製下所謂扁案的「貪腐」陪葬者。他斷言扁案不是「司法案件」,事實是「政治事件」;當然是在切膚之痛下的證 言。真正可怕的是,台灣不只沒有法治,而是司法體制被馬英九徹底破壞。三權分立的民主機制中,行政權與立法權合一,還不是致命,一旦行政權掌控司法權、司 法權與行政權合一,絕對是獨裁制。問民主制度下可不可能獨裁?這就是。

更可怕的是,台灣的「司法不義」屬於最惡質的一種,那就是「特偵組」 的特務化。換句話說,「特偵組」像是中國明朝東西廠或錦衣衛「殘害忠良」的現代版本。中國國民黨從兩蔣開始,就是特務治國,馬英九是特務學生,原是特務結 構的共犯,現在把特偵組淪為錦衣衛,到底是黨國歷史共業下的必然。

說特偵組是當代錦衣衛有沒有過份?以中國明代為例,明代的廠衛就是皇帝的 爪牙,幹的就是特務勾當,其職權比外廷的司法機關大得多,辦起案子來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今天的特偵組不正是如此?檢察官越方如可以遠到日本與通緝犯辜仲諒 談條件,只要咬扁,「紅火案」就能化在「扁案」中而脱罪,於是通緝犯的辜仲諒可以大搖大擺進入國門。明代錦衣衛頭頭門達要陷害閣臣李賢,利用有案的軍匠楊 某,加以嚴刑拷打,目的就是要他咬出李賢。楊某不堪酷刑只好招供說:「這是李賢教我的。」門達大喜,立刻停止動刑,讓楊某好好洗個澡,並且拿出大魚大肉請 他吃。越方如辦扁案,枉法誘辜的手法與明代特務有何不同?更不必說「押人取供」了,杜麗萍不堪壓迫甚至自殺明志之例,正是廠衛作風的翻版。

不只「特偵組」淪為「錦衣衛」,換法官就在法院堂堂操作,法院不啻是馬英九開的。「二次金改案」一審判扁無罪,馬英九用飯局把司法檢察高層全拘到麾下,指令之後,竟而發新聞稿指責獨立審判的「部分法官」,「做出違背人民合理期待判決」,讓人民「失望與憤怒」。果然,六天後,最高法院破天荒的自行判決陳水扁有罪。

「特 偵組」用手銬押扁如用錦衣衛的作為,連法院都成了「詔獄」(皇帝的監獄),台灣還有法治嗎?台灣還算民主國家嗎?法哲孟德斯鳩討論法的精神,強調「有兩種 腐化,一種是由於人民不遵守法律;一種是人民被法律腐化了。」坐視司法特務化而不抗爭,形同「人民被法律腐化」。馬英九造的孽,台灣人民要概括承受嗎?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