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5日 星期六

這算哪門子的政府! / 從王定宇等到吳澧培

這算哪門子的政府!
「邪惡」,常戴著多種面具,最危險的一個叫做「美德」;馬英九政府「油電雙暴漲政策」,也戴有多種面具,最惡劣的一種是把合理化、改革等掛嘴邊,但實際上都是漲,都是剝削人民來補台電、中油經營不善、人謀不臧的虧損黑洞!
油電價合理化=油電雙漲;改革台電中油=油電雙漲;節能減碳=油電雙漲;調整=漲價;過意不去=先漲再說;分段緩漲=總要漲到足;市場機制=非漲不可…,無論用什麼漂亮說詞包裝,反正都是漲、漲、漲…。
馬英九選前、選後不一樣,選前講苦民所苦,當選連任後,就帶頭油電價雙暴漲,帶動民生物價飆漲聲,接著全面響起受漲價之害人民的叫痛聲、喊苦聲,更交織著民怨聲、嗆馬怒吼聲,轟向國民黨馬英九政府!
講什麼改革?講什麼合理?根本都是「假兼騙」!真要改革,平時就該把台電、中油虧損大洞的病因找出,對症下藥,把無能的管理者全撤換,馬卻在宣布漲價剝人民的皮來補虧損黑洞後,才大談改革,根本就是把改革當幌子,以遂行漲價目的,這算哪門子的政府?這算哪門子的改革?
油電水等公用事業的價格合不合理,不是政府說了就算、更不是台電中油說了就算,他們都是利益共犯結構,經營效率、投資效益、成本結構等,不肯全部攤開來供社會檢驗,合理化只是掩護漲價的拙劣面具。
要回應民意其實不難,就是把目前的先漲再談改革,改為凍漲、實際改革、再談漲不漲,馬英九能嗎?
=======================================================

從王定宇等到吳澧培

民進黨是不是已被官僚怪獸所吞噬而成了台灣人民的絆腳石?是不是被既得利益的派系政客所掌控而成為只計算一喙一飲的硜硜然小人集團?是不是被黨組織束縛而成為躲進冷氣房決議的小圈圈?
多 位黨主席的競逐者都宣稱要找回建黨精神;這是多麼諷刺的訴求?一個沒有黨魂的政黨,其存在意義在哪裡?民進黨若而放棄建黨的初衷,若而不再承擔台灣本土的 保護天使責任,若而不再回應綠色支持者的呼求;任黨意凌駕在民意之上,那麼民進黨真以為還能是代表台灣的唯一、最大政黨?
就像壓力鍋般,綠營內部已經鼎沸。民進黨如果還好官我自為之,還按照黨內行禮如儀,民意的反噬是當然的,到時候囓臍難回天了。
先 不必談民間的自救力量早已先民進黨而行,綠色新世代公職人員都按捺不住,南北串聯到凱道靜坐了。台南市議員王定宇、台北市議員童仲彥、高雄市議員陳信瑜及 律師蔡易餘等已率先揭竿而起,號召群眾嗆馬到五二○。黨內的新生代固然是向「他,馬的」示威,何嘗不是給民進黨當頭棒喝?看老牛破車的黨中央會不會改弦更 張的從室內走出來當抗爭的火車頭?
看起來民進黨八風吹不動,一切都按表操課,決定五二○的遊行四點開始,九點收攤;玩的還是揖讓而升的老把戲。
現 在連自稱「年逾古稀」的吳澧培資政都看不過去了。身受「扁案」之禍,被馬英九掌控的特偵組追殺達三、四年之久的吳資政,當然體會扁案的本質;讓他拔劍而起 的是黃瑞華庭長在《自由》以法言法的文章。黃庭長揭示扁案是政治事件而非司法事件,吳資政駭異的是,民進黨竟無動於衷,冷漠以對。吳資政於是寫公開信,呼 求新黨主席必須回到創黨時期的「抗爭精神」,除議會路線外,還要組成跨黨派的「倒馬聯盟」,針對黨產、司法、主權、賄選各議題,設定次序,進行焦土抗爭; 他願意出錢出力,為台灣子孫爭取真正的自由民主。
從黨內新生代到吳資政,從年輕一代到老一輩,全都對民進黨發出同樣的警訊;代誌大條了,民進黨還能躲進小樓成一統嗎?
(作者金恒煒,政治評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