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2日 星期日

醫護_不同視角下的護理人力問題 / 說好的十億呢?

不同視角下的護理人力問題
◎ 戴玉慈
衛生署和醫療體系紛紛為護理人力荒的問題把脈提出解決之道,衛 生署提案進用未通過執照考試者為實習護士,期限可達四年,已有多位醫師、護理師對其利弊進行論述。自去年起已有多家醫院祭出加薪法,但缺額依舊無法補滿; 其實這些都未能針對護理教育及護理工作環境系統性問題著手,此文將對護理工作環境的問題提出討論。

醫院中的護理師面對的臨床情境相當動態且 複雜,一位病房護理師上班時需同時照顧7~20位病人,視白班或夜班而有所不同,每位病人有其既定的治療和護理活動如:打針、發藥、灌食、抽痰、翻身要執 行,但每位病人隨時可能會發生病況改變,護理師提供A病人的護理時,若B病人發生嘔吐或呼吸困難,護理師就得立即停止A之事,趕往B處,其工作計畫與順序 隨時必須調整改變,這是第一類的直接護理活動。

此外,護理師必須協調各類人員提供醫囑對每位病人所指定的檢查、治療,如:抽血、輸血、放射 線檢查、手術、復健治療等,等於兩項緊密連結的系統隨時佔用護理師的心力,隨時要對新訊息回應形成心智上的重負。有調查顯示:護理師花在第一類提供直接護 理的時間只佔其每天工作時間的31~44%,花在第二類協調相關人員與部門的時間反而高達34~49%,護理師隨時面對兩個角色的需求,不只要安排自己的 專業護理活動,又要隨時注意別人在做什麼?醫囑有沒有按時為病人順利執行?然目前大多數醫院對護理人員在這方面所承受的壓力完全視而不見。

而且,若醫院的任何行政部門功能不彰,或檢查、治療、手術排程欠佳,如病房常發生電燈不亮、馬桶不通、醫材供應不足、資訊混亂或不足,這些均屬系統失效,會 加重護理師協調角色的負擔。美國一項研究顯示,護理師上班時間9%浪費在解決這類作業系統失效的問題,若一天有11位護理師上班,等於是浪費一名人力。另 一項研究發現:八小時中有43次工作被打斷,其中有10件是系統失效的事。醫院部門繁多運作複雜,對一位尚不甚熟悉的新進護理師而言,釐清狀況並協調處理 可能須花更多時間,也可能到處碰壁,造成其身心極大挫折。
近年來由於醫學教育改革實施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實習醫師和住院醫師的受訓份量增 加,能用在執行基層醫療的時間減少,遂由資深護理師填補其部分人力缺口,造成臨床資深護理師轉任專科護理師;病房只能不斷遞補資淺人員,留在病房執行護理 工作的資深護理師少得可憐;新進護理師無人可諮詢指導,壓力更大。輪到上班的資深護理師壓力也很大,隨時要看顧一群新兵,又要照顧自己分到的病人,當然難 以和顏悅色,形成與新進人員的關係緊張。

另一項加重護理師逃離職場的,是有些醫院為節省人力,兩個病房派任一位護理長,一位護理長要負責 六~七十位病人,三~四十位護理人員的臨床行政管理工作。由於每個醫院不斷要接受各種國內、國際評鑑,護理長每天要應付各種開會、受訓、資料彙整等,能用 在病人和護理師的心力大幅減少,護理師一旦面對病人與家屬的複雜問題,只好獨力因應。

臨床護理不確定性高,是一項需要臨床經驗和人生閱歷且人際互動頻繁的工作,護理長心力交瘁,不僅新進人員無法留任,護理主管一旦可以申請退休(非屆齡)也立即退休,因而護理長也出現資淺化的現象,對護理人才留任不易,無啻雪上加霜!

國內有些醫院經營者為了解決護理人力短缺問題,且考量節省護理人力成本,一直呼籲希望政府能開放說國語的外籍護理人員進入國內,當然優先會進入國內的應該是 海峽對岸的護理人員,但這些經營者是否有考慮到對岸的護理人員素質與台灣護理師相差甚鉅,勢必將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

看到護理工作的環 境不斷惡化,令人扼腕,只有加薪、進用沒有執照人員當實習護士和開放外籍護理人員進入國內執業,恐怕都只會模糊焦點,讓改善之力虛耗。因此,應將醫療體系 內次系統間的相互影響,以及護理工作流程之效率納入問題分析與改善,才能真正改善護理執業環境,留任優秀護理人才。(作者為臺大護理學系教授,臺灣護理學 會監事)
====================================================================
血汗醫院與護理師荒
◎ 蔡輝煌
前幾天監察院糾正衛生署, 但監察院只看到表面。醫院護理師不足及血汗醫院的產生原因有:一、健保局只有那些錢可分配給醫院診所,無法增加護理人力,改善待遇;二、健保局及醫院評鑑 要求鉅細靡遺的醫療紀錄,使醫護人員寫紀錄的時間多於看病人的時間,且無法正常下班;三、護理師公會要求六年一百五十學分,護理師必須在下班時間去聽課, 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作者為醫師,台中市民)


====================================================================
說好的十億呢?
◎ 劉欣宜
最近醫院護理人力短缺過勞問題頻頻受到媒體關注,其實在今年三月嘉義某醫院,就爆發兩名護理人員因為不堪工作壓力而自殺身亡。但是護理界的最高領導—護理及健康照護處竟然想出將實習護士年限從十五個月延長到四年,以解決護士荒問題;殊不知這樣只會增加臨床人員的工作負荷,要照顧病患之外還要照顧新人,讓這些沒有執照的實習生照顧病患,我想不只護理師「慌」、病患會更 「慌」吧!民眾的健康權益在哪裡?

當初二○○九年馬總統開出降低護病比的競選支票,結果呢?當然是跳票!二○一一年勞動節走上街頭,衛生署邱文達署長承諾要健保局編列十億預算,專款挹注於護理人力提升,結果說好的十億到哪裡去?換來的只是勞動條件越來越惡化、血汗醫院依然存在、薪資依然低 廉、護理師被迫停止休假沒有加班費、難得休假卻要跑遍各醫院參加繼續教育研習、生病想請假更是難上加難,因為除了要看護理長臉色、還要低聲下氣麻煩同事換 班幫忙。

我的學生告訴我現在臨床護理工作是「不死做到辭、不辭做到死」,我實在不知該如何鼓勵他們繼續堅守崗位,白衣天使一定要無止境的任勞任怨、犧牲自己奉獻他人嗎?(作者為仁德醫專護理科講師、台大護理研究所博士班學生)
==================================================================
有位患者的女兒是護士,在大里XX醫院上班,幾乎常常忙到沒時間吃中飯,
有人在國外發燒,看醫生花了2000塊美金,台灣大概自費也才600元。
國外拔牙齒1000元美金,台灣拔牙幾百元台幣,設備、材料可是比照美國,
醫療業由醫院管理系的人才規劃,已經不再是好的工作了,要成為健保局誇耀的全世界健保費最低的國家,醫護人員是第一個犧牲品。

** 健保制度下一位台大醫師的心路歷程 / 為什麼醫生要比別人更懂得犧牲?